一月 2019

2019年01月25日

  • ryan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作者去世50年后奇书出版(组图)

  • ryan 
  作者去世50年后奇书出版

半个世纪前,开国少将乔信明将军和他的夫人于玲收到一封约稿信,他们两人在南京共同创作了一部披露方志敏生前领导狱中斗争传奇的长篇纪实小说《掩不住的阳光》。然而,因时事动荡书稿一直“雪藏”在一个公文包里。当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书稿终于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成书时,两位作者已先后去世。                                                                   

                 《掩不住的阳光》封面        

          首发式现场。总后勤部原政委、中国新四军研究会会长周克玉,中国人民对外友协会长、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会长陈昊苏,第二炮兵原政委、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小枫和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等领导出席首发式。

在南京西康宾馆大厅,一张长条桌上铺满了发黄的一叠叠书稿,乔信明将军的孙女乔争月指着桌子底下一个蓝色小公文箱包说,“这就是盛放书稿的箱子,当年我们发现时惊喜万分。这批书稿分装在几个牛皮纸袋里,打开一看,居然是多年不见的格子稿纸,比我们儿时用过的那种看上去还要‘原始’。而且每一章节的稿子是用白线仔细缝订好的,还认真地用杂志纸做了封面。”                                            

               

                               书稿

谈起这部书稿失而复得的过程,乔信明将军的儿子乔泰阳说,2009年12月,他是偶然从总政文化部原处长王昊处得知了原始手稿的下落。“文革”期间,王昊冒险保存了手稿。1978年,他将书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编辑、新四军老战士吴早文,请他帮助整理出版。然而,书稿因时事动荡等多种原因,始终未能付梓。几经周折,厚厚的两大包珍贵手稿终于回到乔家人手中,“几十年来,我们子女只知道父母创作了《狱中斗争》电影剧本,却从来不知道手稿居然是一部地道的长篇小说,而且语言和情节如此生动,很吸引人。”这部小说如“蒙尘的珍珠”,“雪藏”了几十年失而复得,乔争月马上专程护送手稿回到北京。正当乔家人感到欣慰时,作者之一、93岁的于玲却陷入病危。存放手稿的箱子又回到她的身旁,陪伴她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乔信明将军家的老照片

《掩不住的阳光》一书责任编辑张鹰告诉博主,作者乔信明是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师参谋长,也是方志敏同志最后斗争岁月的见证人,曾任南京军区空军后勤部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张鹰说,这部小说的伏笔始于1957年在全国开展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三十周年征文”活动。当时,乔信明将军发表了《回忆方志敏同志》一文,为作者创作《掩不住的阳光》这部小说埋下了伏笔。1959年,乔信明和夫人于玲收到了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就《狱中斗争初稿(1957年)》一文要求修改定稿出版的约稿信后,他们用1个多月的时间写就了40多万字。小说以朴素、洗练的文笔及令人震撼的细节描写,再现了70多年前方志敏、刘畴西、周群、曾山、陈丕显和徐特立等革命前辈的浴血奋斗的感人故事。在小说中,乔信明化名赵天明,临危受命任团长,率数百将士血染怀玉山,最终弹尽粮绝,乔信明不幸被捕。                         

毛泽东一句话促成了安徽大学(组图)

  • ryan 
       毛泽东一句话促成了安徽大学

     坐落在安徽省会合肥的安徽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也是国家“211工程”建设高校之一。高教界都知道,毛泽东为高等学校命名并题字的仅安徽大学一家,说起这段历史故事,还有着许多动人的传说。

    1958年9月16日,毛泽东视察安徽,时任安徽省委书记兼合肥大学校长曾希圣到安庆迎接由武汉而来的毛泽东,并陪同毛泽东坐一个汽车。在车上曾希圣向主席汇报了安徽省工业、农业、文教各方面发展情况,说省里办了一所综合大学。毛泽东表示一个省很大,需要有个综合大学。曾就此请主席为合肥大学题名,主席答应了,说:“还是‘安徽大学’好。”当时,曾希圣向毛主席请示了两件事,为合肥大学题写校名只是其一。另一件事是,安徽要不要把省会搬到芜湖去?                     

     

                 伟人毛泽东与他题写的四张“安徽大学”

     当晚7时许,毛主席从安庆乘汽车经舒茶公社到达合肥,下榻合肥稻香楼的“西苑”。据时任省委委员、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郑锐回忆:(郑锐后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当时省委决定让他负责毛主席来安徽的接待、保卫工作。注)那栋小平房内陈设简单整洁,办公桌上放了歙砚、宣纸、徽墨、毛笔,床头还放了一些史籍和安徽、合肥的方志。

    毛主席不顾视察的疲劳,于16日深夜一挥而就。接着,他又写信给曾希圣说:“校名遵嘱写了四张,请选用。”安徽大学因此而得名。

    毛主席将合肥大学命名为安徽大学的原因有人做出这样几种推断:第一、由于在汽车上,原校名为合肥大学主席未听清;第二、主席认为既然合肥大学是安徽省唯一的综合性大学,校名为安徽大学更为贴切;第三、曾希圣未说清楚请主席题写合肥大学校名,使主席理解为重新为学校题名。后来在安徽大学还流传着一种说法:曾希圣请主席为合肥大学题写校名,主席说:“合肥没名气,还是安徽大学好。”

    安徽大学校名是怎样演变的?安徽大学于1928年在当时省会安庆市创建,次年更校名为“安徽省立大学”,1936年更名为“安徽省立安徽大学”,1946年改省立为国立、名“国立安徽大学”。1949年,学校迁芜湖与安徽学院合并,始名“安徽大学长”。1956年,学校迁合肥市重建,更名“合肥大学”。  

                   安徽大学校徽原制定于80年代后期。校徽总体上为圆形,中心图案系学校教学主楼的变形、“1928”系学校创建年份,象征学校的历史;“安徽大学”中英文文字分别呈弧状围绕中心图案上下。

    2003年9月,安徽大学启用了由艺术系教师设计的新的校徽图案。本着连续、稳重、现代和简洁的原则,新校徽保持了原校徽的圆形构图(取“通达”、“圆通”之意),保留了原校徽使用的毛泽东手书校名,校名的英文译名及建校时间,还保留了学校重建后教学主楼这一标志性建筑作为构图主体,并作适当变形,使其既保持原有的纵深、重叠、延展等基本特点,又与新建磬苑校区的主体建筑群由东向西眺望之景观相似,以示新老校区文化一脉相承,楼的外形像书、像皇冠,楼前加上一组半圆形树冠,更显高大、深远而生机盎然。                                  毛泽东给曾希圣写的信

    曾希圣同志:校名遵嘱写了四张,请选用。沿途一望,生气蓬勃,肯定是有希望的,有大希望的。但不要骄傲,以为以为如何?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从长考虑,似较适宜,以为如何?

                                                                                毛泽东

                                                                       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六日

                                       启用“安徽大学”校名的文件                                      名存实际没有的“合肥大学”文件

1.请检查输入的网址是否正确。2.如果不能确认输入的网站,请浏览博客首页查看所要访问的网址。3.直接输入要访问的内容进行搜索: 博文 图片 新闻 专题 搜索 如还有疑问请联系新浪客服:致电 4006900000